A Perfect Day

貓咪躺在露台上打盹

Play Hard, Work Hard. 七月 28, 2007

Filed under: People — Paper Doll @ 9:56 上午

Who。
段書珮:輔大法文系畢業, 紐約Pratt Institute 藝術碩士,主修攝影。
她說,自己是一個不中不西、不男不女、瘋瘋癲癲的人。三十歲以前的她,一直想要變成別人,過了三十歲,經過了旅行以及在紐約生活的那段時間,她才真正喜歡自己的身材、長相、腦袋跟態度。
我們都叫她小珮,認識她的時候應該是千禧年吧,那個我們不斷在Party的時期(不斷:就是指每天小趴,每週大趴),我們共同進行一個叫做Streetvoice的計畫,每天作夢,想著要怎麼讓台北有趣、怎麼讓有潛能的人在這個平台得以舒展才華…,我們的心在整個亞洲。

Before 30。。
光仁中學畢業,上大學以後的她,便開始打工,那個正好是美式連鎖店引進台灣的初期,她曾經在Haagen-Dazs,Tony Romas(首批員工)打工,剛開始她在Haaggen Dazs打工時,爸爸並不答應,想盡辦法阻止她打工。而她只覺得非常有趣,不但可以靠自己賺錢,還可以跟打工的同事出去玩,每週三的行程是去中泰賓館的Kiss跳舞,禮拜五六就相約去sex-A-gogo 、Circus…
到了畢業之後,她進入奧美廣告工作,擔任文案的工作,那對她來說,讓她見識到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。經過了一小段時間她卻意識到,這樣的工作充其量都只是在成就別人的目標。
自己到底是什麼??
於是,小珮便決定去紐約唸書主修攝影,她說小時候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當攝影師,只有在記憶當中,曾經拿著媽媽的相機把玩、拍照。當她來到紐約進入Pratte唸書,她說當時她只憑著申請學校時所填寫的表格以及附上照片就錄取了, 她很清楚和她一起上課的其他同學都是有著一定的攝影底子,壓力當然是非常的大,於是她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拍照跟暗房裡,她也很感謝當時的老師,讓她免費去旁聽大學的相關課程,幫助她進入這門學問。於是那幾年的努力之下,畢業時終於獲得相當不錯的成績,是讓小珮非常開心又驕傲的。

After 30。。。
30歲前的小珮,我想跟我們很大部份的人一樣,總是後一秒推著前一秒一直忙碌的體驗各種外在的生活:用力的認識人、不停止的接觸新鮮事物,沒有空閒的時間可以靜下來想事情、好好地沉澱。 現在過了30歲那段海綿吸水的時期 ,已經懂得用自在的方式成長、懂得跟自己相處,人生可以不疾不徐地去體驗,凡事也可以用理性的方式來處理。

。。小珮。。
用她自己的說法,是凡事都以墜入的方式來行進;
用我的方式來說,她就是完全符合上一輩人所謂的”外省女人”一樣,什麼都很徹底:玩得徹底、愛得徹底、努力得徹底…什麼都”不管不怕”,”就是要”!這樣用心用血、用皮用肉去撞擊生命,來換得再真實也不過的人生。

旅行。
旅行,對於小珮來說,是她目前人生中相當深刻的事情。她去過一些國家,自己去、跟爸爸弟弟一起去、跟朋友、愛人…,帶著不一樣的心情,帶回不一樣的她。
1999年,她曾經自己去義大利,獨自體驗陌生環境的感覺。她坐著火車去到了新天堂樂園的西西里島,在那邊她認識了義大利朋友,跟一群朋友一起Party、喝著紅酒、談笑聽音樂,那樣的景象就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一樣。那一次的旅行,甚至讓她遭遇到身無分文的窘況,而去動用了她一直藏在皮夾裡奶奶給她的一百塊美金,那是她離開台灣時奶奶給她的,她一直把它當作一個紀念放著,後來當然還是打電話回家求救,但在那一刻,她也終於了解當出現危急時,可以救自己的其實只有自己跟家人。這一段旅行,她為自己留下的紀念是:一個刺青。
2004年,她則是獨自到北京工作兼旅行。那一次在北京的一個月當中,她正好面臨到滾石的財物危機以及失戀的複雜心情,她只能用大哭大笑…這樣最極端的情緒來宣洩一切,這一回她說讓她體會到的是:不要想,所有的希望都是妄想。

創作。。
我很喜歡小珮的攝影,因為她總能抓住人味,總能嗅出氛圍,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她雙魚座與生俱來的敏銳。小珮自己說,她總是藉著攝影來認識自己,那像是一種反映、一面鏡子,只要是她有感覺、有趣的事物她都拍。
她的作品裡面常會出現一些空杯子、用過的餐盤、旅行時住過的房間…,她說在每個階段她所拍的照片,所挑選出來的作品,隱約之中似乎都透露著同樣的一件事情。不少人看過她的作品之後,都會說她的照片有一種難過跟黑暗的感覺,我想,這也是我喜歡小珮作品的另一個原因,就是:作品讓每個觀看的人,從內心當中產生各自的感覺。
小珮目前還不是專職在攝影工作上面,但她ㄧ直都會給自己project,像未來的一段時間,她給自己的計畫就是幫自己的朋友拍照,她設定在自己的空間裡面單獨跟每一各朋友相處,然後替他們拍照。她說,她是一個很少單獨跟朋友相處的人,也不會主動找朋友,希望可以藉著這樣的計畫,好好地去認識朋友跟家人。聽到這個計畫的時候,我自己也有很多的期待,因為要單獨跟朋友在自己的空間相處以及拍攝他們,到底要怎樣不尷尬?要說些什麼?都令我非常好奇!

。。The End。。
小珮常常說:夜深人靜時,我常常端著紅酒杯問我自己,我五六十歲時,還是這個樣子嗎…?我好想告訴她,有何不可呢?
問她現在的人生哲學是什麼,她這樣回答:” Play hard, Work hard, Love tenderly, Fuck heavily!“。對於未來,她卻沒有多想,也不會多想,因為她認為所有的事情一生都只有一次。她只期望可以賺足夠的錢過想過的生活,讓愛的人不會擔心,並且有能力照顧他們,就是她所想要的。

(20051007@longhubao.net)

廣告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