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erfect Day

貓咪躺在露台上打盹

不要把拍電影當作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七月 28, 2007

Filed under: People — Paper Doll @ 9:58 上午

今年金馬獎的頒獎典禮,除了主要的男女主角、最佳導演、電影等獎項,最佳紀錄片『翻滾吧!男孩』想必也引起了許多人的注目,並且讓這一路支持著這部片的所有人感到非常地開心。我想成功背後的辛苦,以及首次成功之後有更多的艱辛等待著,這一切是什麼呢?

林育賢,就讓我稱他阿喵,訪問他時『翻滾吧!男孩』還繼續在翻滾…

『翻滾吧!男孩』也是 Rock n’ Roll
為什麼一部體操故事的紀錄片,也要被我說成搖滾呢?
『翻滾吧!男孩』首次與大家見面是在去年底的”純16影展”,當時參與影展的片子總共有8部,票房口碑最好的就屬『翻滾吧!男孩』,當時只要有人去”純16影展”,都一定會提到這部片的好看感人。有了初次聲啼的鼓勵,阿喵便接著著手計畫繼續拍攝第二次的體操比賽,並且希望可以在2005 年的農曆年之後讓『翻滾吧!男孩』在院線戲院上映。

當時阿喵第一個念頭當然是去找片商洽談,但一點都不順利,顯然在影展成功的紀錄片,並沒有受到本地片商的青睞。而新聞局則是給予”自己成立公司便可以上映電影”的答案,因此『翻滾男孩電影有限公司』正式成立,並且談到三家戲院的放映。這段時間, 利用鮮少的資金,製作了宣傳海報以及週邊商品,然後帶著第一版的『翻滾吧!男孩』到校園免費放映,預告大家將會有第二個版本在院線播放。

沒想到上映一週後,頗受好評,便獲得全省戲院的上映。只是開心之餘,新的問題又產生了:全省戲院所需要的DV母帶轉拷貝費用,要從哪裡來?就這樣阿喵想辦法去跟銀行貸款,甚至是帶著『翻滾吧!男孩』的片子給朋友的媽媽們觀看尋求援助。就這樣院線連續播放三個月,四百萬票房的成績達到了,所有的觀眾、媒體、影展…都對紀錄片改觀了。

這樣的成績,當然不是從天而降的:在播放的第一個月,導演每天晚上七點都會在學者戲院參與映後座談會與觀眾互動,做活動抽獎,並且請觀眾帶朋友到戲院繼續支持;整個過程當中,導演跟工作人員總共到全省校園做上百場的座談會,這點點滴滴的努力造成了今天的局面。

這一切的一切不是空口說白話就能達成的,也不是拍完一部好片,就可以什麼都不管了。我所說的搖滾精神也就是在此:勇敢地去做,去衝撞點什麼火花吧!

誰是阿喵
在訪問阿喵的過程當中,他一開始就提起影響他人生很重要的人,是他的姊姊,他跟姊姊差很多歲,由於父親的早逝,所以姊姊16歲就離開宜蘭的家庭來到台北念復興美工,姊姊從台北送來很多書、音樂、日本的偶像資訊…給他,就這樣少年的他在宜蘭時已經開始聽林強、Baboo等音樂了,而這個姊姊,也是台北一部份人所熟悉的一個女孩子-早期”2.31 cafe”的女主人。

因為這樣,姊姊開啟了他人生最早的一道門,甚至後來他北上求學,念了世新傳播管理學院,也是因為姊姊的建議。但是他念了兩年之後,他發現傳播管理,其實重點在管理而不在傳播,於是他就降轉念了文化電影系。他自己說,念文化電影帶給他的:就是紮紮實實地看了很多很多古今中外的電影,以及一學期拍一兩部短片。那個時候開始,他才真正知道什麼是電影:原來電影也是可以用來說故事的一個媒介,在那之前他對電影的印象就只有劉德華跟周潤發。

大學時期對阿喵來說,除了唸書,打工也佔了一樣的比例,從送報紙、速食店店員、飯店服務生,甚至是戲院的售票員(他特別強調是男性售票員)他都做過。而真正讓他進入所謂的業界,是他在學校的公告欄上,看到周格泰導演在找助理,於是他就在當兵的一年半前,開始參與廣告拍攝的製片工作。在那裡,他也認識了吳米森導演,當兵的前三個月,還跟隨著吳米森導演拍攝了“起毛球了“這部片。

退伍之後,他跟著一群朋友成立了工作室做創意、拍東西,其中”翻滾吧!男孩”的製片莊景燊就是在那個時候已經開始合作了,但因為接不到太多案子,工作室就因此解散。接著又再次遇上吳米森導演正要開始拍攝”給我一隻貓”,於是吳米森就找了阿喵擔任副導的工作,之後吳米森的兩部紀錄片阿喵也都有參與製片和攝影部份。

在訪問當中,我感受到的是阿喵對於觀察人、事、物很有興趣,跟吳米森合作六年之後,趁著沒有工作的空檔,阿喵便常常待在西門町,用LOMO拍照、做問卷調查,當作蒐集資料,而這段時間所做的功課,便成為他日後為公共電視拍攝「記錄觀點」的”街頭風雲”跟”鴉之王道” 兩部片的素材。非常有趣的是“鴉之王道”這部片,阿喵花了三個月的時間,找尋西門町在變電箱上塗鴉的人,在追蹤的過程中並不是很順利,直到最後一個月這位鴉王阿飛才主動跟阿喵連絡,才真正跟拍到這位鴉王,完成了這部片,紀錄片的樂趣總是在出其不意的狀況下產生。

有了這兩部片的起頭,公共電視便希望阿喵可以再找個什麼主題來拍,正巧在過年期間,阿喵回到宜蘭看到哥哥教體操的狀況,於是就想要來拍個有關於國小體操選手的故事,但沒想到人本基金會卻因為擔心體罰的體材,因此公共電視無法支持這個計畫,所以阿喵就轉向國家文藝基金會提出此一拍攝計畫,得到了40萬的補助金拍攝,他便找來舊日好友莊景燊擔任製片,開始記錄這整個過程。

這段時間,由於文化大學正好有一項影視計畫,阿喵很幸運地獲得過去指導教授彭麗華的幫忙,每週一到週四在文化大學工作,籌備拍攝電視連續劇”家有菲菲”,其他時間再回到宜蘭,進行”翻滾吧!男孩”的拍攝工作。

What’s Next??
由於”翻滾吧!男孩”,很多人都把阿喵當作是位紀錄片導演,而阿喵則說,因為預算不夠,所以只好把劇情片當作紀錄片來拍攝。接下來呢?除了”翻滾吧!男孩”的後續記錄,阿喵更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未來的拍攝計畫:”六號出口”。

鑑於之前的經驗累積,這次終於可以拍攝劇情片,阿喵很妙的說,這次要拍攝的是紀錄片式的劇情片。如果各位稍有注意,可能知道這部片目前已經通過新聞局的500萬元長片輔導金補助,預計可以在2006年的暑假前完成拍攝,然後上映。

這一次阿喵選擇與一條龍虎豹合作,希望讓有趣的故事內容與專業的製作團隊結合,讓電影能夠真正讓觀眾喜歡,而不只是冠上國片的頭銜,讓支持者繼續支持,或者是獲得海外影展的青睞,徒留口碑。阿喵透露,目前一切都在籌備當中,劇本經過一而再地修改,而拍攝規模也一直地在討論跟修正。

這個時候,我提出了一個一直在我心中的疑問:到底是什麼原因國片總是無法被放在娛樂主流的範圍,而從事電影的工作人員應該把自己放在什麼樣的位置呢?
阿喵則提出了一些目前的狀況,台灣一直以來都是導演制,從事電影的工作人員通常工作不穩定,加上待遇不高,沒有生存尊嚴,於是人才總是來來去去。為了改變這樣的狀況,阿喵認為應該提升製片人的重要性,參與拍攝的工作人員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待遇並且受到重視,而各司其職的工作人員,都可以在自己工作範疇內獲得充分的討論。

不要把拍電影當作一件很偉大的事情
最後,我問阿喵這一路以來從事拍片,對他的改變是什麼?
他說由於一路以來,他都很幸運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挫折,唯一改變的心態是:不要把拍電影當作一件很偉大的事情,人生當中最重要的是生活。

我也非常想把這句話送給看這篇文章的你,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,認真地去做,停止白日夢跟空口說大話吧!

(20060105@longhubao.net)

廣告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